向姜問,因為看到鶴城提著水果回來的時候,眼底都是溫柔,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鶴城,眼底都是歡喜。

要去看望的人,一定是他很喜歡的,才會有那樣的表情。

「收養我的哥哥。」鶴城出聲「也是我喜歡的人。」

「啊,那對方很善良,那是應該多去看看的。」

向姜笑,鶴城可真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,看,說起收養自己的哥哥,目光那麼柔和。

她很好奇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,能把鶴城養得這麼好,對方一定也是個很溫和的男人。

「是,他很善良,因為他,我才能平安地生活下來。」

鶴城臉上發自內心的喜悅。

向姜覺得這一刻鶴城可真好看,如果不是還要開車,真想拍下來。

臉頰漂亮又柔和還很乾凈陽光,那模樣彷彿回到鶴城剛剛出道的模樣。

她心情也被感染,不過似乎發現一個問題,鶴城外表似乎越來越柔和了。

當然雖然還是那麼帥氣,很可能是經歷了邵元亮的事,心境有了變化吧。

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,好在他在舞台上的風格,沒有變化。

那應該還是好事吧。

半個小時候后,車子在一處別墅鐵門停下,之後鐵門打開,向姜把車子開進去。

鶴城下車,只見一個文靜漂亮的女人穿著拖鞋站在門口。

偷香 劉備到底行不行?

這個問題,估摸著能讓鍵盤史學家們撕成一片。

可…

若然真的有機會到這亂世之中,當此劉備來投曹操之際?劉備到底殺不殺?這個問題,估計又能讓鍵盤史學家們再度撕成一片。

此時的陸羽眼珠子轉動,究是開了上帝視角,他也拿不定主意。

你要說不殺吧?

那不是給自己添堵,平白無故的養出一個大患么?

可若是殺吧?

人家劉備來投曹操,是替天子剿賊,漢室後裔,立志匡扶天下,曹操把他殺了,這算怎麼回事兒?

這不是明擺着樹敵於天下,甚至樹敵於朝廷嘛!

日後,還會有誰來投曹操?

這是標準的殺一人而失天下人。

故而…陸羽琢磨著,就算是殺,也得用一些小手段,得借刀殺人,得講究方法…

哪能那麼耿直的殺呢?

陸羽這邊還在遐想。

曹操已經開始凝眉沉思,儼然,他也想到了這一點,他壓低聲音主動的問陸羽:「陸司農,劉備此人來投,依你之見,我是用他呢?還是殺他呢?」

這…

陸羽吧唧下了嘴巴,旋即搖了搖頭。「這我可說不準。」

「還有你說不準的事兒?」曹操接着問…

「說不準,說不準!」陸羽再度感慨,只不過最後補上了一句。「若然非要說,那至少現在可以用,未來嘛…咱們不能殺,可不代表別人也不能殺呀,曹司空覺得?是么?」

呼…

陸羽的話,讓曹操吁出口氣,似乎很有深度啊。

「好了,你回去休息吧,讓文若進來。」

曹操的眼眸再度凝起…

陸羽則緩緩起身朝曹操拱手行了一禮,揚長而去。

走出門時,正好碰到荀彧…

「陸司農。」荀彧腳步一頓行了一禮。

「見過荀令君。」陸羽也回了一禮…

荀彧朝許褚稍稍招手,示意讓許褚等他片刻,許褚心領神會,當即走開幾步給了陸羽、荀彧一個交談的空間。

「陸司農,方才得到呂布急件,袁術兵發七路進攻下邳城,呂布向咱們求援。」荀彧當先開口…

「荀令君要說的不是這個吧?」陸羽直接反問…

「哈哈…」荀彧一捋鬍鬚。「果然,這天下局勢瞞不過陸司農,陳國發來急件,小沛的劉備率軍剛剛抵達陳國,他們提出要助曹司空一臂之力剿除逆賊袁術!」

聽到這兒,陸羽索性替荀彧問道。「荀令君要問的也不是這個吧!荀令君多半想問…劉備此人既是來了,那到底是用?還是殺?」

被陸羽看穿了心思,荀彧一點兒也不意外。

他順着陸羽的話淺笑着問道:「陸司農覺得呢?這劉備到底該用?還是該殺?」

「這個嘛…」陸羽眼珠子一轉。「荀令君還是去屋內回答曹司空吧,曹司空詢問咱們,咱們彼此間可不能『串供』啊。」

講到這兒,陸羽眨巴了眼睛,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,旋即,徐徐走遠了。

這…

別說,荀彧最好奇的便是陸羽對劉備的態度。

甚至…陸羽的態度一定程度上可以決定他荀彧的態度。

畢竟,珠玉在前。

在這種重要決斷上,隱麟還沒有判斷失誤過分毫,這點,究是荀彧也不得不服。

「踏踏…」

快步走入曹操的書房。

曹操開門見山。

「荀令君不用講呂布、劉備,我大概已經猜出個七七八八,荀令君只需要告訴我,依你之見,這劉備?我是該用還是該殺!」

這…

荀彧眉頭微頓,他遲疑了片刻,最後開口。「該殺!」

「為何?」曹操絲毫不感到意外。

「劉備素有英雄大志,主公應殺之以防後患!」荀彧的語氣頗為嚴肅…

「知道了。」曹操點了點頭。「荀令君你回去休息吧,我已經派人去喊志才,公達…他們多半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。」

呼…

荀彧一怔,他下意識的抬眼望向天,此刻…天色已黑,到了該熄燈睡覺的時間…

如此急迫么?

看起來,用劉備?還是殺劉備?這個問題,曹司空如今也尚未下決斷哪!

「喏。」荀彧拱手行了一禮,徐徐退出此間書房。

這邊…戲志才、荀攸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
而另一邊…

陸羽走出司空府時,正好在門前遇到了一個人,準確的說,是一個女人。

「陸司農留步…」

「丁…丁夫人?」看到老曹的這位正室夫人丁蕙,陸羽莫名的感覺到一股「如狼似虎」的感覺,她今兒個像是特地打扮過,衣裙也是頗為鮮艷的顏色。

這大半夜的就不出門,如此打扮,肯定是給老曹瞧的呀。

這…

「陸羽拜見丁夫人,丁夫人看起來氣色不錯嘛!」陸羽寒暄道…

「服用過陸神醫的葯,氣色是好多了…」

與往常冷冰冰的丁夫人截然不同,這一次的丁蕙看起來格外的和藹可親。

「陸司農,我屋中有一件器物,正說要帶給昭姬姑娘呢,你來的正好隨我去屋中一道取下吧!」

啊…啊…

此言一出,陸羽有點懵逼。

這大晚上的,往你的屋子裏不太好吧?

陸羽渾身一個哆嗦。

丁夫人的行為,讓他聯想到了穿越前曾經談過的一個女朋友。

有一次陸羽把女朋友送到樓下,女朋友說自己家的貓會滑旱冰,邀請陸羽上樓去看一看。

那時候的陸羽比較耿直,直接拒絕了,理由是…貓四條腿怎麼可能滑旱冰呢,時過境遷,陸羽才意識到,那一晚…委屈的是他的第三條腿。

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…

不過,今兒個…丁夫人這話的意思,怎麼有種邀請他去屋裏看貓的感覺?老曹還在呢…不妙啊…

「走啊,陸神醫…」

「要不…」陸羽想拒絕…

哪曾想,丁夫人直接吩咐身旁的丫鬟。「陸司農累了,還不攙扶住他,可別耽擱了本夫人送給昭姬姑娘的器物。」

這下…幾名丫鬟用她們格外柔軟的方式死死的將陸羽給拿捏了。

幾乎不受控制的進入了丁夫人的房間。

傻子才悲伤 幾名丫鬟迅速的關好門窗,像是早有準備…

你大爺的!

陸羽心頭叫苦不迭,這種時候,他喊似乎也沒有任何卵用,反倒是會引人誤會。

尼瑪…這是司空府啊,老曹還在呢,尼瑪真刺激呀!

此刻,陸羽的心情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「丁夫人,我陸羽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可我也是個正經人哪…」陸羽試着擺明態度…

哪曾想…

丁夫人竟是欠身朝陸羽行了一禮。「陸神醫,多謝你的藥物…我的身子我最是了解,自從服用過陸神醫的葯,這段時間…渾身炙熱,也不再會出現頭暈、貧血的癥狀,這都是極好的徵兆。」

渾身炙熱的很?

陸羽琢磨著這六個字,似乎他還不能體會。

當然了,多半老曹會深有體會吧?

要知道,永遠乾涸的地可並不好澆灌哪!

「丁夫人說的哪裏話,夫人的事就是我陸羽的事兒,分內之事,分內之事。」陸羽隨便客氣一句…他感覺事情沒有這麼簡單。

否則,有必要拉帘子嘛?有必要關門嘛?

這帘子和門關的是個寂寞呀!

果然…

事情真的不簡單。

「既然如此…陸神醫不妨再多幫下本夫人。」說話間,丁蕙快步朝陸羽這邊走來…

此刻的陸羽心真的是提到了嗓子眼兒,他有一種自己那幼小的、純潔的心靈即將被狠狠的蹂躪、摧殘的既視感。

乖乖的,我還是個孩子呀!

「咕咚…」

一口口水下肚,陸羽下意識的後退一步。

好在,在距離陸羽一步的位置,丁蕙站住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