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能有什麼意思,過來我教你,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梅開二度!」

「……,流氓!」

「過來吧你!」

此時最鬱悶的應該就是科瓦奇了。

自接手法蘭克福以來,球隊不說屢戰屢勝,至少從來沒有像這場這麼被動。

要知道,上一輪比賽,法蘭克福可是打敗了多特蒙德。

可現在……

看着狂放的楊白起,科瓦奇眉頭緊鎖。 封晏的大手死死握成拳頭。

唐柒柒出來,立刻看到了封晏。

她察覺到了些不對勁。

有殺氣。

她招惹他了嗎?

「封總好啊。」

她主動打招呼。

「小鮮肉好玩嗎?」

「林凡性格還可以。」

她沒有聽出裏面的深意,哪裏知道此好玩非彼好玩。

「那就好,祝福你。」

「祝福?」

她一頭霧水,半晌才反應過來,知道他誤會了什麼。

她想要解釋,可話到嘴邊又忍住了。

有什麼好解釋的!

她們已經離婚了。

「是啊,封總有需求,我也有嘛。」

她沒羞沒臊的說道,反正氣場上不能輸。

「好得很。」

醉萌 他丟下這句話,直接去了辦公室。

她也沒有理會,回去忙活。

她要聯繫攝影棚,想代言的主題,還有各種亂七八糟的雜事。

拍一支廣告,也不是說來就來的。

她下午去跑攝影棚,找攝影師,累的氣喘吁吁地。

回到家晚飯都沒吃,累的直接趴在床上累的睡著了。

傭人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進來,點了一個香片,屋內瀰漫着好聞的氣息,唐柒柒的意識更加昏沉。

封晏滿臉陰鬱的回來,嚇得傭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個。

他直接去了卧室。

看到床上睡得安詳的小人兒,氣不打一處來。

他煩躁的扯開領帶,丟在一邊。

夜色深沉,兩具身體緊緊交纏在一處。

她嬌嫩的身體紅一塊紫一塊,他耐心是租的用溫水清洗,然後塗抹藥膏,一點點將淤青推開。

第二天,身體光滑雪白,毫無異樣。

唐柒柒只覺得每天晚上睡得都好陳,也不做夢。

有時候第二天早上起來還很累,卻又找不出原因。

封晏早早去了集團,叫來了周姐。

周姐有些惶恐的來到封晏的辦公室,雙腿打顫。

「聽說你們最近一直忙着和林凡的合作?」

「是……是的,現在不只是T台秀,還有代言、宣傳片的事情。」

「所以意味着,一男一女會走得很近,對嗎?」

他挑眉說道,眼底有着森森寒意。

周姐不是傻子,立刻聽出封晏的弦外之音。

這是赤裸裸的吃醋啊!

自家夫人和小鮮肉打成一片,能不吃醋嗎?

「我保證死死盯着封太太,不會讓她和別的男人有太多的接觸,工作上的事情一切都由我來對接。」

「那私人的事情呢?」

「私人?不可能有私人的,有我在,封總放心。」

封晏滿意地點點頭,這個周姐還算上路子。

「可這件事我希望辦的漂亮又不想讓柒柒知道。」

「我明白,我只是盡一個下屬的職責而已,這和封總毫無關係。」

「月底加工資,從我這兒單獨給你發一份,以後就這樣。」

「好的好的!」

周姐喜不自勝,盯個人還有雙份工資拿,真開心。

她一開始還擔心兩人怎麼了,平常也不在一起吃飯溜達了,現在來看完全是自己多慮了啊,封總還是很在乎柒柒的。

接下來幾天,只要她和林凡在一起,周姐都瞪大眼睛盯着她。一有風吹草動,她立刻湊過來。

。「她自己親自封存的記憶,加上原本保存她記憶的記憶水晶也被毀了,她還怎麼想起以前的事情來?」我皺了皺眉頭,對著葉安琪不解地問道。

「雖然那些記憶不見了,可存在於人腦子裡的記憶,可是一點都沒遺忘過。至於誰腦子裡的記憶最清晰,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……

《少年摸骨師》第379章求生的希望【朱友貞的末日】

龍德元年(921)鎮州兵變,張文禮屠殺王鎔一家,以普寧公主為溝通渠道,聯絡後梁,說自己已經聯絡好了契丹,請求後梁派一萬精銳配合一下,從德州、棣州北渡黃河,到時候,後梁軍隊與契丹軍隊南北呼應,我在鎮州裏應外合,河東李存勖必定會死無葬身之地!

朱友貞召集群臣商

《五代十國往事》第280章朱友貞的末日 第3155章衝出秘境的紅龍

林天成帶着王志文朝着戰神軍團所在的巨城飛去,一路上心中暗自思索,要是能將虛空秘境拿下,想必戰神軍團立馬就能搖身變成一方巨頭了!

只是,這件事情對於現在的林天成而言還是難度大了點,不說其他,光是他在道上遇見的那幾隻超強的異獸,就是現如今林天成無法滅殺的存在。

而要想徹底將虛空秘境掌握在自己手中,宛如當初的黑森林一般,那必須要有鎮壓一切的力量,而現在,還沒有這樣實力的勢力出現!

林天成回到巨城之後,在召集眾人介紹完王志文之後,便獨自進入了閉關的狀態,如今他體內的死亡之力還未盡數煉化,所以趁著現在這安穩的時機想要儘快的將自身的實力掌握。

王志文也差不多是這種狀態,實力的晉陞讓他道現在還無法徹底掌握,和眾人寒暄幾句之後在李牧之的帶領下也是獨自閉關起來。

日升日落,一個月的時間轉眼即逝,王志文在出關之後見林天成依舊還在閉關,當即百無聊賴的他便向李牧之要了一隊人馬帶着出去狩獵異獸去了。

有王志文這個六星道祖高階的高手帶隊,眾人自然信心滿滿,一個個摩拳擦掌戰意高昂的追隨其前往冰原深處,四周的異獸已經被戰神軍團捕殺的差不多了。

所以,想要獵殺異獸,只有深入冰原,或者進入海域才有可能遇見!

當然,遠離巨城也就意味着危險系數的增加不過有王志文這個高手在,眾人也全然沒將這件事情當回事,不過等他們經歷過和王志文組隊之後的經歷后,一個個都是滿身是傷,一臉惶恐的看着王志文。

再後來,眾人是打死都不敢再和王志文組隊了,一時間,堂堂一名六星道祖高階的高手,竟然變成了眾人躲閃不及的瘟神!

這讓剛享受過前呼後擁,眾星捧月的王志文有些患得患失,不過好在他早就習慣了一人獨行,也就沒當回事,依舊每天早出晚歸,一身是傷,卻樂此不疲的一次次前往冰原深處!

當然,因為林天成還處在閉關狀態,所以虛空秘境他是沒有再進入過。

而林天成事實上早就完成了實力的融合與掌握,之所以遲遲沒有出關是因為他正在為紫衣護法,讓其接受神像的傳承。

林天成如往常一般,依舊在閉目打坐,卻突然聽外面傳來一陣騷動,大量的修士正在向著城門的方向集結。林天成當即選擇出關,抓住一旁奔赴城門的戰神軍團成員準備打聽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,原本被攔下的那修士一肚子火,看清攔下他的人面容后當即一臉尊敬的稟告。

原來,有一隻強大的異獸竟然衝出了虛空秘境,此時正在冰原上肆虐,由於巨城距離虛空秘境入口並不算遠,所以此時也進入戒備狀態。

據說,那隻異獸從出秘境到現在,已經覆滅了三個聚集地,而且前進的方向正不偏不倚的直指巨城,李牧之已經下令,要想辦法在異獸臨城之前想辦法將其斬殺或者引開,否則後患無窮!

目前,城內的高手已經盡數出動,分批趕往準備攔截在哪異獸的必經之路之上。

李牧之更是親自帶隊趕了過去,只是沒有人知道王志文究竟去了哪裏。

「看來麻煩不小,我得親自去看看才行!」林天成閃身朝着那些修士追了過去。

不知奔赴了多少萬里,林天成終於聽見一聲震徹天地的龍吟,頓時讓林天成心中一驚,「難不成是島嶼上的那兩隻紅龍?」

如果真的是紅龍的話,那這次巨城的災難可不是一般的,要知道那紅龍的實力,即便是林天成也沒有把握完全能將其鎮壓,再加上它的手段未知,想要攔住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!

果然,當林天成奔赴戰場的時候,遠遠的就看見一頭紅龍的身姿正在冰原上肆虐,將一眾修士沖的四散逃竄,整個大地在它的腳下瑟瑟發抖,圍攻他的那些修士一個個也是觸之即死,擦之即傷,眾人的術法在它的面前顯得那麼微不足道。

作為戰神軍團的戰場指揮官,李牧之顯然也發現了那頭紅龍不可力敵,當下也是調動人手,從不同的方向祭出術法,企圖吸引紅龍的注意力,讓其轉變行進路線,最好是錯過巨城所在方向,避免巨城遭受它的踐踏!

戰神軍團的修士在李牧之的指揮下也是有序的發射術法,意圖從各個方位牽制住紅龍,一時間震天而起的響聲貫徹天地,只是紅龍依舊毫髮無傷。

林天成站立虛空,淡然的在遠處看着這場大戰,不由得暗嘆道,「戰神軍團果然還是底蘊不足,對上這樣的異獸雖然不能將其擊殺,但是如此多的人員參戰,竟然連輕微傷都無法造成……」

林天成越看,越覺得心頭不是滋味,如今的戰神軍團,距離獨當一面還差著很長的一段距離。

而這段距離,需要林天成想盡一切辦法才能縮短,讓其成為一百戰之師,成為日後庇護人族的主要力量。

「不僅僅是戰神軍團,天門的人也要讓他們儘快成長起來,只有多管齊下,才能在聖魂殿大軍侵入的時候為人族繁衍生息保住一線生機!」

「要死了,這紅龍怎麼跑出來了?」一道聲音傳入林天成耳中,打斷了他的思緒。

林天成循聲望去,只見王志文正一臉凝重的看着遠方的大戰,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邊。

「你跑哪去了?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怎麼才來?」林天成看向王志文問道。

「甭提了,前幾天一時興起本想去海域見識見識的,結果叫一隻藍色海龜差點沒將我烤的外焦里嫩,這部才剛剛返回冰原,就發現這一幕了!」王志文唉聲嘆氣道,或許他註定無法獨自一人獵殺異獸!

「藍色海龜?你遇見它還能活着回來,真不知道你是幸運還是不幸!」林天成由衷的讚許道。

他怎麼也沒想到王志文竟然敢去招惹那種恐怖的存在,而且還能活着回來,不得不說這是一場奇迹。 「陳千重!!!」

在眾人見到王驍屍體再無其他聲息之時。

一聲大吼從天際傳來!

聲音渾厚震天,堪比爆音怪!

聽見這聲怒吼的陳千重,直接嚇得一個趔趄,嘴中施施然抱怨了幾句。

之後立馬轉變笑臉,看着天空中降落的化石翼龍討笑。

「大哥,聯盟怎麼把你這個大忙人派來了!」

「聯盟不是讓你去聯絡下一屆的交流賽嗎?」

看到陳千重一臉訕笑的樣子,一旁的沈言一副想笑又笑不出來的模樣。

「咚!」

從化石翼龍背後一躍而下的陳萬山,直接二話沒說照着陳千重的腦門就敲了下去。

「嘶!」

「痛痛!!」

陳千重捂著自己的腦門,眼淚都差點流出來了。

而另一邊楊凡還是先行打着招呼。

「萬山叔!」

看到陳萬山朝自己看來,楊凡笑着問道。

對於陳萬山他還不是太過於陌生,至少之前在處理海市道館事件的就是這位。

嗯!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